追蹤
小螃蟹的筆記本
關於部落格
旅遊/ 攝影/ 影視/ 工作/ 理財/ 雜記
  • 641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推手(台灣劇情片)

電影開場是郎雄緩緩的打太極拳,接著是叨叨嚷嚷的美國媳婦,兩人住在一起實在不搭。中西文化的衝突很明顯,語言不通就是一個大問題,興趣不同、個性不同,但我覺得最主要的重點是年齡差距與教育背景,如果郎雄會講英文、喜歡美國年輕人的娛樂文化,狀況就會大大的不同,電影裡所描述的偏偏不是這樣。

不知道真實的跨洋婚姻是否會這樣,就以我自己來說,姑姑嫁給美國醫生,我覺得姑姑很幸福美滿,是一個很成功的跨洋婚姻。美國姑丈的媽媽是住養老院,聽說是很不錯的養老院,而姑姑的爸爸(也就是我爺爺) 是請看護照料的,沒住在美國.....美國家庭似乎沒有跟老人家同住的傳統,大部分是住在附近有個照料、卻不會彼此牽絆,如果一起住應該也會聘請看護或傭人之類的。 其實郎雄可以跟奶奶在一起也不錯啊,為何要堅持啥骨氣? 不是很懂耶,可能是他沒有非分之想,但是老來找個伴是很好的事情也不用排斥,也不用堅持傳統一定要跟小孩住在一起,各過各的偶而探視一下也不錯,電影結局似乎就是這樣的安排,總之結局是光明燦爛的。 自己寫的心得不太好,收集批踢踢電影版 nuyeyan大作: 緩慢的太極以及飛快的英文打字雙雙入鏡,以一種沉悶的節奏,隨著推手那股氣將我推入電影之中。電影不斷對比,緩慢沉悶的中國,快速混亂的美國,就是在同一個家同一個空間,也被兩扇不同的門分割成兩個迥然不同的世界,一個隨遇而安的太極師父,一個焦躁無措的美國媳婦,兩個相異的生活方式一下子被放到了同一屋簷下,帶來的是語言溝通不良的胃出血,是人生地不熟的走失迷路。 我可以看到一股悄悄的靜瀰漫在朱老身上,他試著將自己融入美國這個大環境之中,相較之下那不斷抱怨的作家媳婦就差一大截,我想這沒有對錯,而是跟國情年紀生長背景有關,在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談心人之後,卻被狠狠點破這個家沒有容身之處的現實。 在中國餐館一介武術大師低聲下氣只為求一份洗碗職,縱使有大家的幫忙但終究逃不過年齡的桎梏,他老但他有的骨氣,年輕人所比不上,是美國強大的信條所不及,站在狹小廚房的身軀竟然顯得如此巨大昂然,你只能等他自己挪動那半步,才可能移動他半分。 仔細想想這是他天生傲氣也是整個現實讓他不得不拿出這傲氣,朱老說得好,分開住到時候見面還有三分情。在各退一步距離之下大家的情分還在,見他說得淡然安適卻怎麼也讓我揮之不去的心酸。苦麼?這當然苦,誰不想晚年享盡天倫含飴弄孫之樂,而是獨居在中國城旁等待孫子來探看;苦麼?這一點也不苦,沒有容身之地的家充其量不過是漂亮的鳥籠,即使有血緣牽絆沒有那份心,奉養也只是教育之下拋棄不了的倫理道德,人爭一口氣,現下朱老那口氣倒是吐得名正言順。 我不知道是不是家庭最後都會落得如此?是不是每位長者都夠有決心吐出那口氣?只知道那口氣混合著無奈痛心,揉捻著寂寞難過,最後回歸到那釋懷看開的一嘆之上,是真是假?我們不要問也不能問,這是整個社會上一種莫名的平衡,人生終幕之前老天給我們的最後獨白。這嘆,讓我們最後一次變成了頂天立地的主角,唯一差別是,這舞台上所有配角都早已下場,那聚光燈是如此的亮,但那發光的熱又是多少人能承受得起? 沒有灑人狗血的大哭大鬧,也沒有賺人熱淚的臥病在床,更沒有痛徹大悟一家子跪倒乞求老父回家,那最後是一個發光發熱的下午,日頭正透,充滿著蓬勃朝氣與無限生機,一點也不矯情一點也不做作,讓我不禁回想到電影一開始朱老在家中那鬱悶緩慢的節奏,我還沒有到那年紀,我不是很能理解太極以及那呆板的步調,現下我或許有明白,因為推手最後那股氣終究是回到那骨氣的嘆息之上。 沒有灑人狗血的大哭大鬧,也沒有賺人熱淚的臥病在床,更沒有痛徹大悟一家子跪倒乞求老父回家,那最後是一個發光發熱的下午,日頭正透,充滿著蓬勃朝氣與無限生機,一點也不矯情一點也不做作,讓我不禁回想到電影一開始朱老在家中那鬱悶緩慢的節奏,我還沒有到那年紀,我不是很能理解太極以及那呆板的步調,現下我或許有點明白,因為推手最後那股氣終究是回到那骨氣的嘆息之上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